東京之四:伊豆熱海

東京之四:伊豆熱海

沿海公路

伊東市

Advertisements

東京之三:富士河口湖町

在爽爽一整天的迪士尼和一整晚的希爾頓開心魔法房之後,隔天一早我們拎著行李,搭電車去西船橋站,租好車子,後車廂一蓋, 便朝富士河口湖町的方向出發了。想到要出東京市區了,覺得真正的冒險要開始了,還好有看路和找路都比我熟練的儀儀坐在旁邊,右駕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我以前喜歡坐火車,聽車身穩穩滑過鐵軌的聲音,但後來愛上公路旅行,即使地圖上的路線彎彎曲曲,我也從不喊累,因為開車給我自由的感覺,沒有被安排好的時刻表,也沒有既定的路線,只要踩得動,腳下的路都是我們的,在自己專屬的小小空間裡,我們愛不穿鞋就不穿鞋,嘰嘰喳喳,突然沒來由地大聲唱歌。

雖然沒有太陽,卻不感覺陰暗,一路上還給我們碰見了初春的濃霧、雨水、小雪、山嵐。

山邊的氣氛跟市區遠遠不同,恬靜閒適,但也不讓人覺得寥寥無邊。我們一口氣攻下三個湖,太冷的時候就去買熱麥茶和罐裝的黑咖啡,看它們在濕冷的空氣裡緩緩冒煙,車窗上都起霧。以前我對海的喜歡太絕對,著迷於海的熱情和廣闊,因此山自然而然就退居後位了。但後來幾次不經意地待在山間,感到無比的心平氣和,少了像海承載的未知和想像,在快速流動的雲霧中間,他們佇立不動,雖然好像是一直被困在同一個定點,但是他們沒有一絲急躁和焦慮。

遠看溫柔,近看莊嚴。

富士山

早安

要幸運的人才能看見富士山露臉,但讓我覺得更幸運的是身邊一起旅行的同伴們,我們愛鬼扯但是卻一點也不感覺空洞,她們笑起來能散發出一種紅撲撲的暖光。我正在思索要怎麼描繪才能確切形容,我們千里迢迢還能聚在一起,也沒有因為時間而產生疏離的感覺,忽然之間就聽到音響裡轉到了盧廣仲的〈淵明〉的吉他前奏。那是我大一每天走去學校上課時聽的歌,在來不及想瘋狂、來不及想青春,只得步履蹣跚顧好每一天的那一年裡,那樣的歌詞和旋律一再地安慰我,至今我仍然深刻記得那個好孤獨、好寂寞的感覺。我還想說是不是要重新提一下這首歌對我的意義,話都準備衝出嘴邊,結果儀儀先開了口。她說,從今以後,你聽到這首歌就會想到我們在富士山湖邊悠哉的彎繞,不是那個寂寞的大晴天了。

我因為盯著前面的路況沒有轉過去看她們,但是我忍不住微笑起來,原來她記得我曾經講過這件事。是的,這像一種雙重曝光,原來的傷心因此都被分解,我想這首歌再也不寂寞了,往後我再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真的我想起來的會是這樣的山邊,這樣的湖畔光景,還有這樣的我們。

忘了放鹽的海

忘了放鹽的海

浴你的陽光是金黃的,風是藍的,沙是白的,海水是綠的。

天海連成一片都被我稱作海。密西根湖實在太浩大了,我無法看著她嘴裡喊她湖,她是海,是個清澈的海,只是忘了放鹽。每個人多少都有自己執著的事情,也都有自己安逸的方式,而看海總讓我能平靜下來。

看著浪一波波跌上來,怎麼看都不會膩。

Ann Arbor, Michigan

MAA

從未踏上之地是我血脈的眷戀,是純淨的嚮往,也是故事的第一章,更是我錯過的故鄉。

My parents planted the seed that I based my life on from this little place, and later on we get to blossom like flowers. It’s very strange yet thrilled to walk on the streets of the town you’ve been hearing for your whole life. Can you imagine how your parents looked like when they were young like you are? Guess you even sometimes forget that they have a first name as well?

Pillows

很可愛的小鎮,才短短一天,我已經愛上這裡。在德州待了將近六年,已經習慣豪邁、「Everything is bigger in Texas」的風格,但這裡的每樣東西都很精緻,都講究與自然和諧的有機產品。他們有自己的都市計畫,不喜歡企業集團的豐功偉業,也不喜歡大量且統一的壟斷,他們在乎的是小店裡面的特色、小店有多美多溫馨。

Ann Arbor Waffle

麵包店裡的師傅,後面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麵包。他問別我從哪裡來?我說從Texas來,但又好想說,我跟其他旅客不太一樣,我的父母三十年前在這邊住了四年多,而且他們好喜歡這裡。我問他可不可以拍照,他說:「你要我入鏡嗎?」隨即已經對著鏡頭擺好姿勢。

Ann Arbor Bakery.jpg

繞過老爸的母校,以前在他的衣櫃裡總可以翻出幾件大大的「M」的黃藍色上衣。

UM Bus

這裡是櫻桃的故鄉。連特產都這麼甜,滿目琳瑯都是櫻桃自製成的蜂蜜、巧克力、果醬。

Cherry Republic.jpg

牆上放了至少一百種不同的茶,還有特別大的馬卡龍。這兒的下午茶店和咖啡館都有自己的名字,甚至自己的茶,沒有被連鎖店面霸佔,更好的是,不像大城市裡,在這兒總是還找得到位子坐。

Afternoon Tea

下午茶就該悠悠哉哉,吃完一家再吃一家!

Ann Arbor Next Door.jpg

I don’t know how to like here more! (June 18-20)

春分:當白晝和黑夜一樣長

一直到出發的那刻都還有點不敢相信,我們真的說走就走。兩個幾乎沒有間斷的旅行,讓我們幾天之內走了幾千哩。就這樣,在清晨時分上路了,在高速公路上疾駛著,晨星漸漸暗去了,路燈也滅去了,天被我們漸漸開亮了。

Sunrise

在這年頭,用眼睛旅行已疲乏又飽和,看得見的影像一傳千里,而食物和街景的鏡頭帶回去也不會反覆的看,因此我的相簿打開來都滿滿都是人,接下來我用力的聽當地城市的聲音,吃海裡來的味道,以及那些旅途中的驚喜、笑聲還有眼淚。當五歲的棗棗每到一處就喊著照相時,我便跟他說,最漂亮的事情用眼睛看,透過相機可就浪費了喲!如果怕會忘記,那用手指頭在眼睛右上方按一下想像的快門,就會永遠記得了。

當我們以後有了穩定工作、有了家室以後,不再遷移時,回想起這段時間,肯定澀又甜,瀟灑又瘋狂,記得的不是川酒雲煙,而是那上千個對話。想起不久前有人跟我說,「有信仰的人,才能平安、不慌亂吧!拼命想定下來的人,其實是因為心裡不安,才會更急切的找到一個人、一個工作、一個地方抓住。」雖然不是說我們不需要這些,但我現在也是只能認真的走一步算一步,不能夠前後看自己處境,因為一看便憂煩、驚慌、跌倒,我只能日日仰望神,由祂來拖住我的腳步。耶利米書二章二節:「耶和華說,你幼年的恩愛,新婚的愛情,你怎樣在曠野,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我都記得。」我相信,我們若對祂忠信,祂必紀念這樣的心,必為我們開路,做我們腳前的燈。

說到愛,雖然我們還真是不夠格,但是趁著我還有透支的本錢時,與你一起歡鬧、喧嘩、歌唱、流透眼淚、不熄燈火。

片刻永恆

單單只是世界告訴不了你什麼,你在世界裡遊蕩時遇見的人才能告訴你些什麼。旅行是長人生的短縮影,至少我從你身上學到的一點,既然上了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要欣然接受,甚至擁抱一切的好與壞。旅行也同樣增強了與你一同踏上這個旅行的人和你之間的振幅。車子離去的那刻我便知道,我們有可能因為這次旅行變得更緊密,也可能會形同陌路。

我是在混亂中出發,畢業後的漂浮季。我期待著有些什麼,但沒有期待什麼特定的人事物。怡安提議我多去冒險,心裡就會有答案,我一直記著。我想要看一下外面世界,我想要跟好久不見的人講講話。第一夜在大西洋城隔天早餐桌上聽見的鼓勵,在Raleigh無緣無故失眠的深夜聊天,與泰勒小姐見面,還有維吉尼亞的溫暖款待,一站又一站,都是我遇見的美好事情。看見了別人不盡相同的世界打破了我成千上萬的理所當然,我不做的事情不代表沒有人在做,也不是所有人都過我在過的生活方式。

Virginia Boarder

長長的路啊,我們總共開了三千三百哩,穿過十二州。除了暫時駐足的停點外,我開玩笑的說在車裡的時光是我們的親密接觸 (and also translated into the intimate fellowship)。你不曾完整說出的感受,我不曾與你分享的故事,你並非故意的偽裝後的真實,我總是想問卻找不到時機問的問題,好像認識了將近五年卻都從未談到。平凡生活中我們好像充滿了關於現況的閒聊,發發無傷大雅卻無聊的牢騷,旅行卻因為出了幾千哩,一切平行的時光都無關了,時間限制不存在,一個話題你愛講多久就講多久。我突然不好意思起來,我怎麼以前都像沒有好好認識你。

包括半途在Raleigh上車的Rebecca,是有過最好的旅伴的其中幾個。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沒有人因為無故的心情影響他人,也沒有人佯裝自己的清高,沒有人執意更改他人的想法而爭辯不休,我們都是真實的。不評價什麼才是好的幽默感,沒有任何為了開心的自由是丟臉的。無數次我們笑到停不下來,更有其中好多次已經忘記到底講了什麼可愛的話而大笑。也談了好多事啊,我們因為恩典走了不同的路來聚到了一起,雖然又即將各奔東西。

IMG_20130617_175558

失心瘋就是還想繼續。我說這是我有過最喜歡的旅行之一,and I don’t have a long list for that。生命中總有時刻我們放肆的追逐。但出海口的閘門被人生的現實關小時,一切一切都成為細水長流,即片刻永恆。

最安靜的時候

是下雪的時候。空氣是白色的,整個世界是白色的,連對街車子掃過雪的聲音都聽不到。

每年歲末是狂歡也是思念的旺季。我以前是用身邊的人紀錄日子,但自從我來了這邊以後,變成了跟著季節計算腳步。

又是一個學期結束了。原來不只主修行銷的學生如此,整個商學院都像瘋了一樣地在趕小組報告。最後一個禮拜,處處可見穿西裝打領帶或者穿高跟鞋和套裝的學生們準備上台呈現研究結果。而我在學期初有點懼怕的小組報告有幾組到最後大家竟然也相談甚歡… 也算是意外的小驚喜。這學期對我來說跟以往比較不一樣的是,念書的內容總算是以後真的用的到的,統計研究和消費者心理學等等,所以讀起來心態也就比較不同。行銷研究統計學因為心裡存了一份東方學生數學對我們是小意思的驕傲,每次又覺得數學推導公式結果成立總是讓人驚嘆,非把它念好不可。消費者行為學這門課的最後報告簡直就是在跟教授面紅耳赤地吵架,不過也讓我大言不慚的跟大家嚷嚷說,行銷是結合了商學財務知識,統計,廣告傳播,心理,文字語言和藝術的學術領域。除此之外,也得到好幾項沒有去想過的市場事實。比如說,在酒吧裡,如果放慢節奏的音樂,出來的業績會比快節奏的多出好幾倍,在餐廳裡這個原則就不適用。

這個學期結束的同時,我也要做我最後的決定的時間點,到底是念行銷呢,還是轉念財金?財金都是數學,相對於要跟美國人用英文強辯吵架的行銷來說實在是容易太多,尤其是每次看到有老美用很專業的態度上台報告,我都覺得自己在怎麼說都還是比別人矮了一截,就質疑到底是不是選對了科系?但是我又比較喜歡行銷的概念… 不過後來有一個想法讓我決定繼續念行銷,因為我上大學不就是為了學不會的東西嗎? 數學還可以自己念,可是英文卻需要環境。I’m here to be trained with the things I can’t do… not to repeat the things I already know. 那些中美洲國家來的人,竟然還主修西班牙文的國際貿易,花這麼多時間和心血還有錢只是為了得到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嗎?對於這點我比自己念行銷還要更加質疑。

禮拜一要和小白菜飛去加州。原定不要旅行,但人生終總是有很多驚喜,我也讓它們欣然發生。這次在加州的特會主題要講到詩篇,我也很期待,然後我們要在拉斯維加斯轉機看跨年煙火,一月一號回到德州的同時要準備第二天和小白菜去北卡的行程!我也即將踏上我生平第一個自駕之旅,往東岸連續開19個鐘頭的路程,開出德州,經過阿肯瑟州、田納西州,去探望她爸爸和她奶奶。這個夏天我離開台灣的時候原本以為我十個月會看不到海,沒想到我要在兩個禮拜內看到太平洋又看到大西洋… 我的LOMO相機準備好了,郵票也準備好了,終於可以寄不從德州出發的明信片了!

我喜歡棉被烘完的味道,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總是聞起來很甜。鬆鬆軟軟的,我抱著棉被入睡,乘著想像,讓隱形的我鑽進你身旁,睡得多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