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印記

第一次聽到最近很紅的〈小幸運〉時,除了再次被田馥甄的聲音驚艷之外,其實更覺得終於找到了〈喜歡寂寞〉的序曲。成長和開闊釀熟之前,總是要一些年少的青澀、粗魯、以及最純淨的真心做為必要的原料,而〈小幸運〉將這一塊詮釋得恰到好處。因此,在八月的最後一個週末,我想重新謄寫整理一些有關於2012年時我很有感觸、但還不足以清楚表述的〈喜歡寂寞〉的文字段落。

當時奮不顧身伸出我的手    看見了輪廓就當作宇宙 —

我們曾經都哼唱著那些月台情歌。只是,那時候的我們,美好卻也笨拙。在那些危急的時刻,表現出來的經常遠不及心裡在乎的程度,也還不懂拿捏言語的力道,想著善意,但太快出口都成了劇烈,造成的傷口同樣也複寫在自己身上。

千百遍扯著頭髮,懊惱的問自己:怎麼生命中總有些課題得要你浪費掉了明明是最想珍惜的人,才能學會?

然後,一個人踏上了長長的人生旅途,捱過烈日和風雨,浸在各式漫長、濃縮的景色裡,獨自時像坐慢車,被自己貶為旁觀者,倒帶看回憶裡一幕幕已經關閉音效的當局,哭著哭著笑了,笑著笑著又哭了,原來我們都曾經那麼可愛,原來我們都曾經那麼傻。

生命吹過面前    不吭一聲    劃成了掌紋
揮霍了緣份    看透了景色    我懂得深刻 —

眼淚和寂寞一次又一次氾濫,躁動都沉默下來,沖積在心上的痕跡,都會延伸出去,劃成手掌上的紋路:慢慢的,尖銳都磨成溫柔,不再激動得老說著那些一講即刻就後悔的話;慢慢的,在喧嘩中學會安靜地閱讀字裡行間,撇下堅持自己的感受才最重要的定見,能夠傾聽不同的立場;慢慢的,能夠不再用怨恨安撫自己,道別時還能肯定對方的美麗;慢慢的,對於被愛不再那麼嚴苛的檢視,能夠察覺那些無聲但細緻的愛;然後,直到不愧疚也不憤怒,直到不遺忘也不懷念那些曾經…

才發現,原來,這些傷口和疤痕、以及青春,在反覆的沖洗和曝曬下,都成了美麗的印記。

文字印象

寫著寫著就又到了清晨。

像只燕子一點一滴費心耗時築起的巢,那些磚瓦都是我的心血,用失眠的泥堆砌起來,搭起了夜裡璀璨的文字城堡。一開始只是平凡的本能,將生活中恍過的影子聚成光,蓋一個家給自己休憩,最後卻不小心成了為你蓋上的一碗湯。

多傻呀,是不是。都忘了,其實我們除了自己,並不為誰而作。但是如果你也看見,你也喜愛,你也珍惜,那便值得。

白玫瑰

我拒絕說好聽的場面話,掛上討喜的場面臉。或許人生將來有一天,我會了解到這些話好用的地方,但現在還不是時刻。我們解決了一個矛盾,緊接著有更多問題要釐清;我們好不容易再多了解自己一點點了,立刻又出現更多的自己需要安撫;然後對明天終於稍微有點頭緒時,未來又顯得模糊了。

前幾天我們聊天時談到,我們都已經逐漸厭倦在乎他人的看法了,對於和一面之緣的人結伴出遊一事,有時也實在懶得費盡心思融入,只想跟真正親近的人相處,即使沒有一個特別的主題、活動,也沒有關係。

蘇打綠的〈包圍〉裡的歌詞我很喜歡:「彷彿獨自抵抗集體暴力的美學殿堂 / 逆著風刀走過暴雨的街 / 逆著河流試著躍過石岩 / 逆著冷言走過譁然的夜 / 在水氣裡擴散一點倔強的血 / 誰都沒有權力能支配 / 無論有多少嘲笑的眼 / 無論有多少清高的嘴 / 我一生一趟忠於自己的表演 / 我就算死也要死於自己的信念。」

真正愛你的人會給你建議,但不會叫你改變你自己。當周圍的人一個接著一個走入人生的下一階段、或做出看似比我們好的選擇時,我們腳步節奏的控制只會越來越艱難。其他人卯起來催促你,說服你,出發點有可能是好的,畢竟他們希望你去的是他們從前尚未跌落的世界,但卻忘記自己對你根本不熟識,也從未想過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那更別說為你負責了。

就讓他們去吧,我親眼看過他們瘋狂地追,追到最後,重要的事物悄然無聲離去了竟都渾然不知。那麼這世俗的掌聲就還是留給旁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就好,我只想堅持自己腳步的速度,雖緩卻穩,我只想保存我相信的事物的最美好的模樣,不想因匆忙、比較心態而壞了一切。We have to believe we deserve the best kinds, and they can endure trials. If those have to happen to us, they will happen in the best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