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症患者

(一)

發生得太快了,快得我毫無防備。但其實本來就不該防備,他們不是故意的,怪就怪在我自己一直以為我不用特別去解釋什麼就能維持我們的心照不宣。可是其實在任何關係裡,不論是親情、友情、愛情,甚至是跨足在它們之間的關係,都有很多細細密密的微小距離存在,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了。但你不像我,也還好不像我,我有時候愛選擇性的對這些微距們視而不見,而你在用別無它意的詢問拉近、試圖了解時,在我眼中才瞬間清晰起來,可是怎麼錯愕得我竟然一時無法把那些多年以來的早已認為理所當然的想法化成條理分明的文字。當我支支吾吾解釋得越多,卻怎麼也講不出符合我意思、也能被理解的口語答案時,反倒越發變成了不斷偏離箭靶的無數把飛刀,刮在那原來是我自作多情的默契上,然後躲成了怯怯的難以自若。

那是心裡一股如火般的能量,而飛行是看得見的烈焰,現在的我覺得又濕又冷,其實我只需要你簡單相信那最核心的一點純粹,我便能無悔的繼續燃燒。傷心之餘我懊惱自己在節骨眼上總是不夠溫柔,也不夠寬容,明明珍捧在手中的,怎麼好像不小心掉落在腳下的黑暗裡了。只是暫時被外在的因素制約,我還沒有辦法彎下身察看到底是否出現了裂痕,只能萬般難過的杵在原地,也許一切正在慢慢退後中。

(二)

我們不總有以後;還好我沒有等到以後。我那天回家的路上還哼著那句「每天,都是我能愛你的最後一天⋯」,因為對於將來,我們不知道是你還是我會先離場。只是沒想到,沒想到⋯這樣的一句話還真成了離別的預演。我幾度近乎瘋狂,若不是你照進來,我也許不會發現瘋狂裡摻雜了那沈默、一直存在、其實很深的孤單。安靜地被你包圍,不是去消滅孤單,而是圓在孤單裡,發現那裡面還有許多除了躁動不安之外的事,和自己駁斥、辯證、和解,使孤單漸漸飽滿,貼近真正的自己。

就讓我們先說再會了。我再也不可能累積出那麼多的眷戀,還包括了我棄置其中的疲憊和思念,可是我還能在掌心裡找到你的影子,耳朵裡那根被啟蒙的神經也會繼續清醒下去。如果緣份善待我們,到了那時我也許能夠愛得更深沉,少了點依賴牽動拉扯,多了點獨立和微笑。我心裡滿滿的感激蓋過艱澀,有些再次比初次還要珍貴,因為那是從絕望放棄到重新相信,是從認定了生無可戀到又能心甘情願的過程,也深知我們能夠。當初經歷了生命紮實的陣痛確實不容小覷,但我們不也都活下來了嗎?

(三)

聽得不少,說得不多。對外有很多建議、很多意見,但對自己就是完完全全的無言以對。他們都以為半推半就把話給逼出來會好受些,但是其實我們反而能從傾聽得到力量。對於開口我感到疲倦,但是我喜歡看著你神采飛揚的樣子,那些你散發出的光芒,我在你閃耀的時候,安靜成一株小草,以很慢的,慢到難以察覺的速度,得到氧氣。

私密的把你藏起來,不是用來炫耀生活彩度的一塊色票。我那天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忍不住哭了,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因為在死心後居然失而復得,是因為錯過的得到補償,但是其實讓我這麼激動的真正原因是,在乎的事情被認真對待了。你知道這有多難得嗎?沒有什麼人應該對另一個人好,但你不像他們漫不經心的丟著我一個人。有些時候即使幫不了實質上的忙,但是有你專注的眼光就是最好的陪伴。

(四)

(五)

原來找到一件喜歡的事情是那麼重要。我曾經小看了那樣的力量,其實在多少危急卻不自覺的時刻,它們保住了我的命。那是私密的,旁人無法參與,也正因為他們無法參與,這樣就不必從任何人那邊要求些什麼。在日後陽光被遮蔽時,在日後孤單襲捲時,在日後總有不被寵愛時,還能夠保持清醒。

六月底到現在寫了不少日記,但與其說是日記,不如說是很多前後不相干的句子擠在一起,這裡一點,那裡一點。睡眠、愛、咳嗽、言語,這幾項對我來說很相似,離我比任何事情都靠近,近到與我重疊,但我卻無從控管。我有點恐懼人群及他們眾口鑠金的聲浪,我怕他們之餘更怕是因為我自己。在我還不確定之前,請原諒我說不出話吧,我不是不愛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