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5 Miles

不遠千里,也要回來看看。落地184個小時,卻覺得過了好久,發生了好多事,走了好多路。太喜歡台北,於是用力走著,像是要把它踩壞那樣,好像她才不會忘記我。

雖然我們不曾生疏,聯絡頻繁的程度讓我們甚至不需要用「那你最近過得如何?」來當作開場白,但是我還是喜歡見到面。不是為了能夠聊什麼只有面對面才能聊的大話題,我只是喜歡那些電腦訊息無法載入的事情:我喜歡那些不一直說話的臉龐,空氣並不因為靜謐而凝固。我喜歡足夠熟悉彼此的自在,無須以拷問的姿態來得知對方的想法。我喜歡那些細微、難以察覺的波動,聽見了說出口的話,也聽見了那些沒有說出口的停頓。還有,我喜歡極了那些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的時刻,每個人總會為了一些莫名的小事發笑,就像小小的煙火綻放開來,映成臉上的光。

政大日落.jpg

我們的廢話和青春。即使不是什麼刺激的行程,不過是賴在咖啡館的椅子上一整個下午(整間咖啡館只有我們沒有帶電腦或書,我們因此驕傲得不得了)、在雪花冰店笑得樂不可支(總要無傷大雅地揶揄一下身邊那些肥皂鬧劇)、爬到山頂去看燈火通明的台北盆地(小土包第一次搭貓空纜車)、在捷運站的早晨神經病發作穿得像個上班族想要融入尖峰人潮(我在逆光處依舊立刻認出向我走來的剪影)、深夜殺出血路在居酒屋碰頭(吃完後勾著手繞呀繞的,不願意說晚安)、在不打烊的書店裡帶我翻看那些我以前沒注意到的書(高樓大廈都睡了,我們還捨不得睡),卻在這萬千、也限時的對話裡,我被哪一句話抓住:也許當下知道,也許當下不知道。

熟悉、親密的信任需要我們願意冒一點險,冒一點險去表現一些真誠裡挾帶著的弱點,一些不甘、一些畏懼、一些困惑、一些渴望、一些感激,或者就稱這些是在最不隱藏、願意表現最真實的自己時的樣子吧,但是讓我最感到暖心的是,對於這些,他們從不撻伐什麼,也不將之放到顯微鏡下給予過分的注目,淡淡的,將彼此的傷和安靜的夢都放在心上,輕輕珍惜。生活本來就千瘡百孔,本來就會繞一些路,本來就有一些冷不防,本來就有些掙扎和無奈,我們都懂。

在離開了好一陣子,回到了原本工作、規律的軌道後,我才突然發現,那些我獨自在曠野裡,不論怎麼千方百計鼓勵自己也治不好的病,在這一週的某個時刻(或某幾個時刻),都被治癒了。那些擺了一年仍放不下的怨恨、每次提到總要酸個兩三句才舒服的是是非非,突然間都雲淡風輕了。幸好我飛了那麼遠,幸好我靠得那麼近,讓我撞見這樣的燦爛,不是我預先設定好要尋找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外觀浩大的工程,但是卻那樣的美好,也因為那麼意外而讓人如此傾心。那些是在他們身上,他們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力量:像輕輕的風撫過身邊,親切得讓我在當下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樣的暖流,但是一時也沒去多想,等到走遠了,驚覺自己被洗淨了,一轉過身,才認出來。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7,935 Miles

    1. 沒有那麼浪漫啦,正確版本是我在馬路邊鬼叫然後被拉上車迅速載走。
      以後不能搶著講話,不然就會講不到話(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