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深夜電台。

熱烘烘的八月晚上,我在睡前聽起電台廣播節目。動機源於想暫時抽離總是習慣以眼睛解讀一切的這個三度空間,我們橫眉豎眼地盯著正前方的狹窄太久了,不免覺得好疲乏。所以在躺好、關上燈以後,我開啓信號(就像扭開了水龍頭),讓那些談話、那些遠方、那些偶爾插播帶點迷幻的情歌,沿著空中那條隱形的線,潺潺流入我的耳朵。

關閉視覺的同時,原本受其限制而存在的邊際都消失了,剩下其餘的感官知覺都朝我靠攏,離我好近,近得好像整個世界都挨在我的腦海裡—就這樣,我聽見了你如何從黑夜成就出輝煌,我聽見了你誠摯的生日願望,我聽見了你笑裡透出的光,我聽見了你用胡鬧打趣包裝起來的真心感激;我也聽見了你平穩嗓音裡的顫抖,聽見了你呼吸鼻息間的痛,聽見了你沉默裡長長的嘆息,更聽見了你無能為力裡仍舊選擇義無反顧,聽見了你淺談中的深刻。你知道嗎?我好喜歡聽燦爛的人說真誠樸實的話,和詩人寫散文、搖滾樂改編不插電一樣,讓人覺得格外精煉、有一種只有入味之後才帶得出的清新。

我不久前才終於離開了那個被我走得好長好扁的冬天,明明空曠,卻好匆忙,無法真正靜下來正視任何一件情緒。那時心頭就好比玻璃因為低溫結了一層薄薄的霧,看不透、摸不到任何共鳴,很孤單,但伸出手想要抹乾淨時,反而卻弄得更花了。其實現在就算我仔細回想,也想不起來到底確切是什麼時候,陽光出來了、高分貝的寂靜走了、霧漸漸散去了,我只知道八月這些日子以來的眼眶竟然比冬天時還要濕潤許多,但濕潤的原因早已不同了,流下的水珠是因為正在乾淨起來。漸漸能靜靜的聽完故事背後這麼多細節,因此,短短一句話能夠夾帶的情感就足以讓我眼眶泛淚,然後連帶著強大的副作用,回頭讀去年三月那封長長的信也是一下就鼻酸,也經常沒有辦法保持乾燥的聽完那些歌,開始能夠快樂其中的快樂、心疼其中的心疼、惆悵其中的惆悵。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積雪,在冷漠的嚴冬深埋之後,終於融化了,才又能回到了最初的柔軟吧。曾經不知道迷路去哪的(以至於我說不出話)那個晴朗、喜歡自己的自己,終於真實的回來了。並非說我現在就有多快活、一切變得有多完美了,不是,而是溫柔已經亮了,敏銳也亮了,才得以察覺那些微小也龐大的幸運了……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一下子就好羨慕別人了,因為我已經聽見了那個美好的秘密,幸福是由自己和世界形成的角度來決定的,外在的際遇只是其次。

還好八月沒有放棄我,在最後一刻讓我趕上了夏天的末班車。思緒攀著波長駛進倦意的雲層裡,裡頭泛著淡淡溫暖的光暈,被我帶著笑意盤入懷中。蟬鳴依舊,晚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