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不等於不快樂

其實鯊魚遇到血也可以很瘋狂,不過如果當前面擺著的是一顆花椰菜的時候,牠可能看起來就冷靜又溫馴。即使朝夕相處,我的有一部份仍然不被了解,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我們不可能百分之百了解一個人的全面三百六十度,所以不論你懂不懂,只要你是真心的,我心裡都珍惜。

Texas Sunset

依然渴望逃脫的念頭。

時而夢到海洋島嶼,然後在乾燥裡醒過來,時而夢到在城市裡行走,然後在無邊裡醒過來。這些情緒屬夜行性猛獸,平時關在心的柵欄裡,還算好相處,卻總在夜晚特別銳利,拼命敲門要掙脫。第七年了,覺得辛苦的時候不敢辛苦,怕一發不可收拾,因為明天還得早起呢,思念已老,只能一個人嚼。

充斥著花椰菜的生活,充斥著花椰菜的空氣,充斥著花椰菜的表情,工作中帶來的成就感不能解決對生活型態不滿意所產生的失落,但是我們總得先忍耐,耗著青春繼續低頭耕耘。我並非從來都不悲傷,我只是覺得拿悲傷來做文章,會帶來淚眼相看也沒有結論的噓寒問暖,對於一些永遠不能解決的情緒,還得費盡心思給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天他們說我看起來很快樂,悲傷好像跟我永遠連不上關係,我乍聽之時其實感到有點錯愕,但又覺得當下否認的話只會聽起來更像強說愁。

稍晚我想起來一句話,「悲傷不等於不快樂」。因為浸過了悲傷的知覺更銳利,才能夠擁有慈悲和溫柔,再者,思念、悲傷劃得越深,就越懂得容納快樂,所以有時候反而讓快樂看起來更鮮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