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的重量

前天晚上在電話中和LINE上面送走了臻寶,飛去布里斯本踏上她的奇幻旅程。這是我最近拿來跟身邊朋友得意說嘴的故事,我好驕傲她這樣的勇氣,結束了一些關係,和一些人說了再見,很多人只敢想不敢做的事她卻做出了行動,我說呀,生活的際遇一定會擁抱妳。

Windy Clouds

想念城市,想念海岸,出了門剩一片天空,心裡面的濕氣形成一朵蒸發不掉的雲,飄浮著不上不下。我總是被問對人生究竟有什麼計畫,而我也從來沒有給過讓這些發問者滿意的回答。其實他們滿不滿意跟我又有何干,最重要的是我喜歡自己的樣子。對於有完備計畫這樣的點子,我感到一絲膽戰心驚,怕因為專注於眼裡的目標,對其他的機緣視而不見。又怕如果計畫不夠縝密,愛說謊的失敗感會襲捲而來。

其實沉默是一種溺愛。如果你也發聲了,我便會記得顧及你的感受,不免有些字句如履薄冰;我便會確認你是否透徹接收我的意思,不免分心遙望你彼岸的思路。而你卻用聆聽包圍我,讓我放肆地跳一支不被打斷的舞,你卻用專注的眼光照著我,暖烘烘地為我的心除濕,你卻用你厚實的雙手,毫不遲疑接納甚至擁抱了我放縱的天馬行空。我自私又霸道地綁架了你的陪伴,你也不發一句怨言。

奢侈的愛。暖心的你,為我的眼睛帶來雨水,流入心裡成了詩,開滿了花。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溫度的重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