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小姐

無處可去。我總是被擺在最後一個。我只想又哭又喊又叫又跳。當我想要怨天尤人,無理取鬧,把自己受的氣都痛快的怪罪到別人身上的時候,我已經不知道要找誰,要去哪裡。

我想起半年前還是這樣的,你總是站在我這邊,即使我有時候心裡知道自己強詞奪理,都快站不住腳,但你從來不責怪我。然後呢,也從不阻止我激動到把地板都快要跳壞,等我跳不動了,提醒我我還有些什麼優點,連我聽了都不好意思起來,然後你輕快又柔和地問我說,要不要洗洗臉來吃冰淇淋。

原來那樣是多幸福。一個人可以給你這麼安全這麼強大的信任,一點也不擔心他會用有色眼光看你,一點也不用擔心你如此失控之後他會想要避開你。一點也不會。

現在誰也沒了。其他的人自顧不暇,其他的人太冷漠,其他的人也很脆弱。他們沒辦法包容你。他們只期待你有良好的表現,他們期待你不惹麻煩。是啊,沒有人能再這樣對你的任性照單全收,對你的痛苦感同身受。本來就是這樣的,有誰有義務照顧你的壞心情,爛脾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