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ly Sleeper

黃昏之時,霓虹初上,把大象放進冰箱是我們喝酒的時候說的笑話。所謂的什麼人生意義在這種時刻是不存在的,我們可能暫時一無所有,只剩下人和人之間強而有力的溫暖後勁。追求平衡的人一輩子不曾體會暈眩,如同太嚴肅的人進不了愚人的國度,也沾染不了我們身上歡樂的氣味。

和夜晚說的祕密有點類似,我們不需要看見對方的表情,因為表情可以傳達的事情太多,但同時誤會也太多。總是自以為是的覺得有能力讀出言外之意和字裡行間,同時也免不了擔心對方錯誤解讀了什麼不該有的訊息。又另外一個原因,在光亮的地方,我們經常在明明想哭的時候卻非得要擠出笑容,又在忍不住想要笑時不得不勉強自己裝出悲傷的表情。黑暗中這一切都不必要了,也許你說的出口的秘密仍然有部分是謊言,但是至少繁文縟節都丟棄了,接近自由了。

克莉絲汀為英文課寫了一篇關於我房間的文章。我說,你描寫的是白天你用眼睛看得見的景象,你不知道夜晚燈光暗去時,繁星點點就像天空之城裡面的石頭隧道般,它們不但會發光,還會耳語,在你熟睡時,交換著上百張明信片背後的上千個秘密,有時候闖入你的夢境載你穿越山重水複,有時候滯留在空氣中,有時候輕巧的降落在你的身軀上,在深夜邊緣遊走。

夜晚的舞台很華麗,只是你從來不是觀眾席的一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