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橙黃橘綠時

有時候我們相隔很遠,但其實很近,而我們很近的時候,發現了仍然存在微小的距離。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深厚的關係也是如此,再深厚也有脆弱的地方,卻在脆弱之間看見了堅強的部分。

我們通了信。原來我們都是這樣想念台北,我卻驚覺台北冬天的溼冷在我的印象裡已經變得稀薄,我只記得那剛過不久,喧鬧還未完全平靜下來,熱烘烘的夏夜。我不太記得伸出手空氣冷到什麼程度,不太記得那是怎麼樣的一個氛圍。我想得起來的是幾個有陽光我們躺在花圃邊的冬日,勾著手一塊兒買燙手的奶茶,坐在一起取暖。我還記得你雙手置在口袋裡,圍巾繞到剛好遮蓋住口鼻的高度,那雙眼泛著藏不住的笑意的模樣。

因為熟稔所以有時便任性了起來,因為很了解所以霸道地認為你怎麼可以大意疏忽我的感受。(是的,當你問起我是否不高興時,我說了謊。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你那一刻簡直就跟他們一樣壞。) 那天我們都不小心睡著了,夜晚在四處無人時悄悄降到了攝氏三度,星空變得很冷淨,呼吸很均勻。丹尼爾指著克莉絲汀對我說,你看她的長睫毛多漂亮。

D & C

最美的風景是人,我們越長大越是這樣覺得。而我的故鄉也是因為人,人才是故鄉,台北只是個地理名詞,但又因此超越地理名詞。我給距離起了個定義,只要我無法臨時起意就能找到你的地方都是距離。而坐車到不了的地方,都是另外一個時光平行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