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的眼鏡

夜色涼如水。我們已經入秋了,遠處的霓虹也從夏天的喧鬧沸騰轉為溫暖的象徵,再過不到一個月,我們又會在外頭搓著手心呵氣,迫不及待地衝進掛著這樣霓虹招牌的小店裡買熱巧克力裡取暖。我昨天睡前和克莉絲汀在後門整裡小花圃,我說我們應該抓緊在還沒有真的太冷的時候去露個營,即使只是在家門口麥肯琪的卡車上也好,結果克莉絲汀大笑著說,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她有一個要求,就是至少要開到一個看得到星星的地方。

A silent hug means a thousand words to a sorrowful heart.

我因為想到皮皮,又加上週期性的荷爾蒙失調,躲在床上流眼淚。昨天傍晚我強作鎮定地趁著四下無人時溜下樓到廚房熱東西吃,結果還是碰到克莉絲汀剛好在那時回家了,她跑過來抱我,問我說你還好嗎?我告訴她,前一晚我一直夢到有貓咪在叫,我把房間的門一個一個打開想要找牠,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說著說著又不小心哭起來,然後我看見她長長的睫毛也溼潤了。其實我很幸福,我的貓咪也是,牠一定自己知道是被愛的,我在意牠的感受勝過我自己的感受,我只希望牠在離開時能夠安安穩穩的,不要為病痛所苦。我會處理好我自己的情緒,我一直想要當比較堅強的那個,但是有時候在我們要踏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的時候,眼淚還是必要的。但是眼淚不代表懦弱,這是我們十七歲就懂的事情。

「因為你,我像戴上了玫瑰色的眼鏡…」 周圍的世界因為他們而美麗。前幾天小白菜和我一起穿上我送給她的,跟我一模一樣的土耳其藍針織衫,我們先去買秋季限定的南瓜拿鐵再分頭去上課,在排隊的時候,我想到了這句話,便如此對她說。她回答我:「因為玫瑰色的眼鏡,我們看見這些細微的愛了,不是嗎?」其實,就算不小心哭了,在眼淚和世界之間,我們還是有這玫瑰色的眼鏡。今天早上克莉絲汀問我要不要喝咖啡時,我看見臻臻傳訊息給我說她也會幫皮皮禱告,不管臉上是否還有淚痕,這確確實實地讓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了。

還有一件事。我原本以為你可能不會再理我了,然後你跟我說,我怎麼可能不理你。我看見這句話,不知道怎麼的,帶著暖暖的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