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假

我們的生活總是無可避免地充滿了白色謊言。也不是故意要說謊的,只是那些無傷大雅的謊言讓生活比較平滑。你這麼說完我也才感到確實如此,完全誠實的世界會有些坑坑疤疤,就像顯微鏡下的世界,一些其實無可厚非,重要性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被看見。

小白菜問我何時才可以一起過一個夏天,而我也忘記了台北冬天的樣子。那天唱歌,有一句話說:「憋一口氣到不了的地方,就是遠方。」看看下一回憋氣可以憋多久,我們長大了肺活量也該增強了。

你說其實也可以隨緣一點,看不到盡頭也沒有關係。我今天早上在整理帶回來的明信片,一整年下來共有99張,外加今年夏天目前為止的5張,還有我自己買的散落各處的明信片。我們最遠的時候可能最近,最近的時候可能卻發現了微小仍然存在的距離。都好,不論是怎麼樣的形式,我都喜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