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Roommate

通常是最不幸運的那個。

一進來我的房間就像進了另外一個世界。上百張明信片密不通風的貼在牆上,相機裡捕捉到的陽光,茶罐裡的秘密,自言自語的紙條,天花板上數不清的星星,滿地只有我自己能湊成對的彩色襪子。

然後又,我是一個需要許多私人空間的人。並不是需要私人空間來畫上笑臉,而是在我迎接新的一天之前,我需要準備我的心。我緊關著門,像一名尚未問世的嬰孩,還沒有任何事物遮蓋的醜陋,皺皺的皮膚皺皺的思緒,閉著我的眼睛醞釀,有時還需要修復前一天微小的損壞,準備天亮開了門,開始呼吸。

你當我的室友就好比見到我這樣赤裸裸。好像是最靠近的人,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八的人赤裸裸並不好看。你看見了平常遮蓋著你以為會是好看的部分,看見了我隱密處的傷疤,看見了我睡著時沒有防備的模樣,看見了我和我自己相處時的表情。

如果你接受了這樣的我,我也用同樣的方式接受你。

或許真正的愛也該是如此。如果你看見了我的美麗,也看見了我的醜陋,但是還是接受了我,還是愛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