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9 Miles

你是我撥出去的第一通電話。

夜深了,我在下雨的台北的窗前敲敲打打,寫封電子郵件給離開前來不及道別的克莉絲汀。回來十天,卻像已經過了一個月。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和想念的城市,平淡的小美好和夏日的狂歡,語言的切換和面孔的更迭,大學朋友和高中同窗,乾旱德州以及雨水台灣。我像再度踏進了一雙我很喜歡,重新找到的舊鞋子,感覺再熟悉不過卻又有一點陌生。我想陌生是因為我在遠方太常想念,記憶被我注入想念的元素,發酵成一些想像,於是想像和真實的距離成了我小小的陌生。不過我不擔心,我再走幾步路,這雙鞋又會合我的腳了。

咖啡香讓我的心和理性輕易的分了家。這次也是如此。可能是因為你笑起來眼睛總是會彎,可能是你不經意說的一些話,可能是你忙碌的背影,或者是你很有個性的側臉,又或者只是簡單地在你的每個舉手投足之間。身旁的事因為你太絢燦而失了顏色,周圍的物因為你太可愛而失了味。很多事情說出成語言,聽起來很複雜,但是其實很簡單。我沒有想要表示什麼言外之意,我只是想要有多一點機會可以一起相處多一點時間。

我想起了學期末我請小白菜幫我改我的最後一篇新聞稿。我說我謝謝你的幫助,我要請你喝咖啡,結果她竟然回答我:「我幫你做的事情不計報酬,沒有想要求回報。」而我現在想要說,我對於我做的每一件事,也是很單純的這麼想。

I traveled 8019 miles and found yo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