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河堤

還好跟你說話不用很隱晦。你一下樓便大聲提出想要喝啤酒散步河堤的要求,感覺很呆卻很坦白,很可愛我很喜歡。我更坦白,我偶爾也想要當一下缺德鬼,很恣意卻有點放肆,像十七歲時那樣。

這就是夏夜。深夜的河堤還有河對岸很安靜的路燈,安靜的倒在水裡,安靜得很溫暖。我們說到人總是被一些機緣牽到一塊兒,卻因為更多比機緣更深的關係可以一直走下去。

看到自己幾年來寫的寄出的明信片其實是一件很棒的事。我才剛說到,自己離開台北的時間太多,留在台北的日子很少,零零總總加起來差不多是半年,所以我對記憶的距離比很多人還近。而那些我寫給你,被你收藏在鞋盒裡的明信片,卻真實的紀錄了這之中的想念以及時間在我們身上的流逝。當我看著其中的幾張,我笑著說,我當初寫這些東西這麼會這麼無厘頭,怎麼會這麼好笑。其實我心裡卻很懷念當年的豪邁,或者說放肆也好,就是青春口無遮攔的那種狂妄。還有剛剛離開時的滿腔誠意以及滿心夢想,那些我都快要忘記的執著,被你好好的收著。

深夜躺在床上唸自己寫過的信,唸著唸著自己都差點想要哭泣起來。是的,還好我們還擁有這些一直會在的人。我們都追過生活裡的其他人事物,但是就像信裡說的,因為我們可以不隱晦地分享,還擁有體會及感動的能力,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寂寞。

有你真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